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区块链是什么意思?

2020年09月26日 18:01

区块链是一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术语。从本质上讲,它是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或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基于这些特征,区块链技术奠定了坚实的“信任”基础,创造了可靠的“合作”机制,具有广阔的运用前景。

什么是区块链?从科技层面来看,区块链涉及数学、密码学、互联网和计算机编程等很多科学技术问题。从应用视角来看,简单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共享账本和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体维护、公开透明等特点。这些特点保证了区块链的“诚实”与“透明”,为区块链创造信任奠定基础。而区块链丰富的应用场景,基本上都基于区块链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实现多个主体之间的协作信任与一致行动 。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批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

比特币白皮书英文原版其实并未出现 blockchain 一词,而是使用的 chain of blocks。最早的比特币白皮书中文翻译版中,将 chain of blocks 翻译成了区块链。这是“区块链”这一中文词最早的出现时间。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1月10日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 。

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区块链的安全风险问题被视为当前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短板,频频发生的安全事件为业界敲响警钟。拥抱区块链,需要加快探索建立适应区块链技术机制的安全保障体系。


相关推荐

长租公寓难道再无翻身之地?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6月15日 11:37

涨价不是唯一选择,留住客源才是关键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6月02日 11:38

张裕发布2019年报:全年收入占行业规模以上155家企业的34.68%

4月23日,张裕A(000869)发布2019年度业绩报告: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0.31亿元,净利润11.30亿元。在中国葡萄酒行业“双降”的同时,张裕A净利润逆势增长8.35%,营业收入占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34.68%,行业龙头地位进一步凸显。过去的一年,受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叠加影响,国内各行各业均经受了一场危机下的洗礼。中国葡萄酒行业——进口葡萄酒和国产葡萄酒销量更是延续了2018年“双下降”趋势,进口酒已是连续2年下降,国产葡萄酒已经连续7年产销量下降。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年销售收入2000万元以上,共155家)产量为45.15万千升,下降10.09%;销售收入为145.09亿元,下降17.51%;利润为10.58亿元,下降16.74%。按此计算,张裕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0.31亿元,一家企业就占到全国规模以上企业34.68%。从行业企业的盈利看,根据已公布的年报,2019年国内葡萄酒企业亏损面较大。除张裕A(000869)2019年净利润11.30亿元、怡园酒业(08146)净利润3万元、*ST中葡(600084)净利预计在1100万元—1600万元外,王朝酒业(HK:00828)2019年亏损6930万港元,同比下降12.5%;通天酒业(00389)2019年净利润亏损81.3万元;ST威龙(603779)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2300万元-2800万元;通葡股份(600365)2019业绩预亏2500万元至4500万元……曾有研究机构对A股市场13家葡萄酒上市公司2018年报分析数据显示,中国13家葡萄酒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不含亏损)约为11.31亿元,张裕占到92%。如果把张裕计算在外的话,其他12家合计利润数则为负值。目前看,2019年恐怕会继续延续2018年的这一状况。进口葡萄酒经过十多年的不断涌入,2019年已占中国市场半壁江山。据中国酒类进出口商分会披露的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瓶装酒进口额为22.89亿美元(按照2020年4月23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1:7.0857计算,进口额约为162亿元人民币),下降14.26%;瓶装酒进口量为47.44万千升,下降9.96%。若将海关进口酒数量和国产酒产量相加,则2019年合计为92.59万千升,进口酒和国产酒占比分别为51%、49%;金额合计为307亿元,占比分别为53%、47%。按照这一数据估算,2019年,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张裕国内业务销售量在中国整个葡萄酒市场(海关进口酒数量和国产酒产量总和)中占比为11.44%(10.6万千升/92.59万千升),国内业务销售收入占比为14.64%(44.82亿元/307亿元)。根据2019年年报,张裕公司在宏观经济形势低迷、国际形势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取得上述业绩,得益于“坚持‘聚焦中高端、聚焦高品质、聚焦大单品’的发展战略和‘向终端要销量、向培育消费者要增长’的营销理念”。在这一年中,张裕开始调整销售架构、理顺营销体系;坚持产品创新;借助数字技术,实施精准营销……在年报中,张裕公司表示,针对宏观经济走势、疫情发展的态势以及行业产生的趋势,2020年公司将坚持三聚焦发展战略,继续完善葡萄酒、白兰地、进口酒、海外业务等四个板块相对独立的营销体系建设,做强葡萄酒、做大白兰地、做靓进口酒、做稳海外业务,推动多酒种全面发展,重点推动公司传统业务全面向数字化业务转型。

2020年04月24日 09:47